热门搜索:

辉山乳业董事葛坤失联 与杨凯为一致行动人

2017-03-29 11:26

来源:  关注网   作者: 关注网

字体:

  3月24日讯 据界面报道,香港金融机构间流传,辉山乳业管理层公司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葛坤疑似失联,债权人召开大会准“逼宫”,辉山乳业则表示将发公告。

  昨日(3月28日)早间,辉山乳业公告确认公司执行董事葛坤失联。公告表示,葛坤负责监督管理集团财务和现金业务(包括支出)。

  同日,记者前往葛坤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及其于辉山乳业上市招股文件中登记的联络地址探访,但均未能寻获其本人。

  根据辉山乳业2015年10月26日发布的公告,公司可从相关银行合共获得最多2亿美元贷款,但使用该贷款的前提条件是,葛坤需维持担任公司执董,或能以该身份行事。倘若违反上述承诺,贷方可取消根据贷款协议授予公司的贷款或其任何部分,也可要求立即偿还该贷款和贷款协议下的所有其他结欠款项。

  昨日,辉山乳业相关媒体负责人并未向记者说明,目前是否有银行因此而要求公司提前还款。

  与杨凯为一致行动人

  据辉山乳业公告介绍,葛坤为公司执行董事,主要负责集团的销售及品牌建立、人力资源等事务。同时,葛坤自公司2013年于香港联交所上市之前,即曾为公司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杨凯团队的一份子,还负责监督管理集团财务和现金业务(包括支出),以及维持同管理集团与其主要银行的关系。

  辉山乳业称,在2016年12月浑水有关报告发布之后,葛坤于上述工作的压力变大。2017年3月21日,杨凯收到葛坤的信件,葛坤表示最近工作压力对自己健康造成伤害,因此将休假,并希望现阶段不要与她联系。此后,上市公司董事会便一直无法联系上葛坤。

  对于葛坤的失联时间,3月27日,一位辉山乳业的饲料供应商向记者表示:“老板之前一直和葛坤联络,但她自上周五(3月24日)电话一直关机,老板不放心,让我赶紧过来看看。”

  公开资料中,葛坤任辉山乳业执行董事、常务副总裁。辉山乳业2016/2017中期报告介绍,葛坤个人持有上市公司200万股好仓,占辉山乳业于2016年9月30日已发行股本的0.01%。同时,葛坤通过其全资拥有的公司Gain Excellence Limited间接持有Champ Harvest已发行股本总额的10%,而Champ Harvest则持有上市公司98.09亿股,占辉山乳业总股本的比例为72.79%。杨凯与葛坤同时也是一致行动人。

  记者注意到,除在上市公司担任高管外,葛坤亦在辉山乳业其他多家相关联的公司任职。工商资料显示,葛坤出任的职务包括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董事、辉山乳业发展(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辉山(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山融资租赁)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等职。

  3月28日,记者试图前往由葛坤担任法定代表人的辉山融资租赁了解详细情况。

  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19日,注册资本1.7亿元人民币,住所为上海市静安区彭江路602号5幢一层094室,单一股东为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

  记者在彭江路602号发现,该地址系一处名为大宁德必易园的园区,但园区内并没有“5幢”。园区工作人员介绍,该地以英语字母“ABCDE”区分建筑物。在“E幢”内,记者仍未能寻获辉山融资租赁,园区工作人员也表示,并没有在园区内听说过这家公司。

  同日,记者还根据辉山乳业上市时招股文件中提供的葛坤联络地址,来到沈阳市于洪区中远颐和丽园。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园仿效北京颐和园造园风格,如今已显得略有破败,部分楼体保温层已经脱落。掌管辉山乳业财务大权的葛坤,登记住址位于小区内的星朗阁。

  不过,记者在招股文件所登记的房间门外敲门10多分钟,未有人开门,而门口的对联则显示,最后一次更换还是马年(2014年)。

  值得注意的是,该房间门口悬挂着一个名为“沈阳建盛建设监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盛监理)的牌匾,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控制人赵伟威的实际出资时间也是2014年。

  工商信息显示,这家公司的注册时间是2001年5月23日,目前处于存续状态。对于该公司与葛坤是否存在联系,记者按照登记电话、公司网站电话联系该公司时,语音提示为号码不存在或不能提供服务。

  记者注意到,建盛监理所从事业务均与房地产有关。公司网站信息显示,自成立以来共监理工程178项(一等工程18项,二等工程67项,单位工程共计1230个),总投资132.5亿,建筑面积1236万平方米。

  对于辉山乳业遭遇黑天鹅的一个原因,坊间传闻辉山乳业的控股股东杨凯挪用本集团人民币30亿元投资沈阳房地产。

  对此,辉山乳业于3月28日发布公告称,杨凯断然否认,经过对中国银行的查询,中国银行确认其并未对辉山乳业进行审计,也未发现造假单据及挪用资金情况。

  此前银行放贷条件频涉葛坤

  3月28日辉山乳业公告中透露的重要信息之一,是葛坤“负责监督管理集团财务和现金业务(包括支出)”。

  无疑,葛坤的失联有可能对集团的财政事务造成重大影响。在收到葛坤信件的3月21日当天,杨凯即“注意到本公司数个银行的还款延迟”。

  记者查阅辉山乳业早前的公告发现,与上市公司发生联系的多家银行,均于贷款时对葛坤的持股、任职等情况提出了限制性要求。

  2014年4月28日,辉山乳业称,为了替换相对较高利息的贷款,公司作为借方与中国银行澳门分行(以下简称中银澳门)签订了无抵押及无承诺的有期贷款额度函。据此,公司预期从中银澳门借入5000万美元,该贷款由贷款函签订日期起计为期3年,但提款或使用需要满足贷款函中的若干先决条件。其中包括,倘若杨凯及葛坤合共不再成为上市公司最终单一最大股东,中银澳门可要求强制提早偿还该贷款或贷款函项下的所有其他结欠款项。

  2015年1月6日,辉山乳业称,为了资助集团的营运资金、资本性支出所需或替换利息相对较高的银行贷款,公司作为借方签订了有期贷款额度函。据此,公司可从香港上海汇丰银行借入最高达2000万美元。该贷款为期3年,其提款或使用则需满足杨凯及葛坤承诺将于该贷款期内维持作为上市公司最大股东,并合共直接及间接持有辉山乳业不少于30%股权权益的前提。

  在2015年10月26日的公告中,公司称,作为借方签订了定期贷款额度协议。据此,公司可从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中国中信银行国际有限公司、恒生银行有限公司、上海银行(香港)有限公司、中国招商银行香港分行及创兴银行有限公司借入最多合共2亿美元,以用于集团一般企业资金用途,贷款为期3年。该贷款提款或使用需满足的先决条件则包括杨凯维持担任公司主席或能以该身份行事;葛坤维持担任公司执行董事或能以该身份行事;杨凯及葛坤共同继续直接及间接持有公司最少30%已发行股本、维持作为公司单一最大股东以及继续对公司具有管理控制等。倘若违反上述承诺,贷方可取消根据贷款协议授予公司的贷款或其任何部分,也可要求立即偿还该贷款和贷款协议项下的所有其他结欠款项。

  记者暂未能联系到上述银行予以置评。3月28日,辉山乳业相关媒体负责人在回应记者有关“目前是否可与葛坤家人取得联络”、以及“是否有接到司法机关要求葛坤协助调查的通知文书”问题时表示,目前一切信息以公司公告内容为准,并无其他信息可披露。同时,他表示其本人并不掌握有关上市公司使用上述银行贷款的信息,也无法透露目前是否有银行提出了提前还款的要求。

  另外,记者从辉山乳业债权人方面获取的信息显示,截至2016年9月,辉山乳业的银行授信余额140.2亿元,其中信用免担保15.5亿元,担保贷款103.5亿元,抵押贷款21.2亿元。授信金额最大的是中国银行,金额33.4亿元,第二为中国工商银行,金额21.1亿元。

  此外,记者获取的一份交通银行辽宁省分行寄予辽宁辉山乳业集团财务联系人的余额对账单显示,截至2016年8月31日,辉山乳业集团授信余额为5亿元。

  对于辉山乳业的债务方面问题,3月28日下午,记者联系中国银行辽宁省分行相关人士,该人士称“在河南出差,等我回沈阳再联系”。

  同日记者还走访在沈阳的5家债权机构,但对于辉山乳业之事,均未作出回应。某债权机构管理层人士表示,目前没有什么可说的,称“我们的信息,大多也是通过媒体获得”。

  据公开资料,葛坤女士,于2011年6月28日获委任为中国辉山乳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并于2013年9月5日调任为执行董事。葛女士于2011年2月出任副总裁职务,于2012年12月晋升为高级副总裁,主要负责本集团的销售及品牌建立、人力资源及政府事务。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 GZZGW.COM.CN 管理员信箱:admin@gzzgw.com.cn  京ICP备1201780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