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七年干将出走腾讯,打造亿级用户海外社交产品,欲再造一个社交帝国

2018-11-09 16:55

来源:  网络   作者: 关注网

字体:

      “那些不安分的人,后来都过得怎么样了?”

      程序员Henrik
      格子衬衫,寸头,方框眼镜,程序员Henrik常年这样的装扮。很朴素,甚至有点儿土。
      Henrik做的事儿却洋气得很。
      他做了一款社交软件,在这款软件里,澳大利亚的小伙可以搭讪泰国的姑娘,沙特的土豪能看摩洛哥的美女直播,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的年轻人在一起玩儿游戏。


      这个软件叫Mico,在海外几十个国家大火,有超过1亿的用户。

      不过,比起他开发的第一款社交软件,1亿又显得很少。他开发的第一款产品,叫QQ。
      从QQ到Mico,从国内到海外,从“臭打工的”到“死创业的”。十一年过去,Henrik那身标准的程序员穿搭一直没变,那颗躁动不安的心也一样。
      1> 再见,QQ
      时间倒回十一年前。
      2007年,iPhone横空出世,重新定义了智能手机,但国内还鲜有人知。2007年,从华中科技大学硕士毕业的Henrik加入腾讯,成了鹅厂的一颗小小螺丝钉。
      那时候还是PC互联网的天下,QQ是腾讯社交帝国的第一堡垒。微信的爆发,那是后话。不过说来也巧,张小龙同学是Henrik的学长,华科的人似乎有做社交的基因。
      2008年,刚刚问世的App Store还空空如也,乔布斯想尽办法吸引开发者们入驻。想进中国市场,腾讯这个“超级开发者”的码头必然要拜。
      于是苹果找到腾讯,希望腾讯开发iOS版的QQ。

      “那时候是苹果求着腾讯的。”Henrik说,当时腾讯并没把苹果太当回事,于是调拨了一个两人小组,做Mac和iOS版QQ的研发——Henrik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国内做苹果生态应用开发的很少,Henrik也是硬着头皮,边学边干。他觉得苹果的生态大有前景,决心要把苹果的第一版QQ做好。
      四个月后,Mac QQ 1.0从他手中诞生。
      后来,iPhone渐渐在国内大火,苹果系的各类硬件也随之风靡。Henrik也从一颗螺丝钉变身团队的带头人,承担了iPhone QQ、iPad QQ等一些列产品的开发,主导了一个又一个苹果版QQ 1.0的诞生。
      “最初只有我们两个,现在手机QQ的团队有五六百人了。”2018年,Henrik回忆起十年前做QQ的日子,依然历历在目。
      而此时的他,离开腾讯已经三年。
      为什么走?因为太安逸了。
      随着QQ的技术团队日渐壮大,技术构架日渐稳定,后面需要的更多是产品设计和运营的突破。用Henrik的话说,太闲了,一点“快感”也没有。
      2015年,不安分的程序员Henrik离开了驻足七年的腾讯,开始下一段旅程。
      2> 你好,Mico
      离开腾讯的Henrik开始创业,切入点是基于同乡的社交产品。
      项目发展得不错,当时已经做到垂直领域的第一,但体量依然很小。不安分的Henrik心中有更大的目标,他还是想做“大社交”。
      可是在国内做社交太难了。“腾讯垄断了整个熟人社交体系,垄断了社交最重要的关系链,”Henrik说,“在没有大的硬件环境变革的情况下,想在国内做另一款‘大社交’产品跟腾讯PK,是不可能的。”
      但海外或许可以。
      2015年11月,Henrik遇到Mico,成为技术合伙人。

      Mico是一款面向全球的社交软件,从基于位置的陌生人社交切入。翻译了几十个语言版本,推向全球一百多个国家,积累了不少用户。但要更进一步,做成一件更大的事,产品、技术、运营,方方面面亟待进化。
     于是Mico找到了Henrik。
       Henrik觉得这个事情可做——
      海外市场足够大,绝大部分地区互联网发展相对滞后,许多国家都没有形成成熟的本土社交体系。但基础设施正在完善,爆发期近在眼前。时机在。
      放眼全球,最大的竞争对手是美国公司,但美国公司更青睐前沿技术领域,且习惯于一个产品打全球,看不上去各个区域做本土化这件“苦差事”。空间在。
     方向没错,只要投入精力耐心打磨产品细节,再把本土化运营做好,就能成。
       不安分的Henrik开始了他的第二次创业。从重构技术底层,到解决聊天的稳定性,到一步步提升消息的到达速度、到达率,他熬了不知道多少个通宵。国家跨度不是距离,当地网速不是借口,到达率说要做到4个9,就要做到4个9。(即99.99%)
      因为他知道,时机一旦错过,就不会再有。他心中的社交帝国,必须一砖一瓦地建,又必须昼夜不停地建。
      3> hello,world
     和绝大多数程序员一样,hello world是Henrik学会的第一串代码。遇见Mico之后,hello world也成了他最重要的人生主题。
     他要让Mico跟全世界的人say hello,他要给全世界的用户做一个来了就不愿走的社交平台。
     单纯的陌生人交友肯定不够,这是整个团队的共识。决策的思路是,逐步丰富社交方式,丰富内容生态,打造一个全球化的泛娱乐社交平台。
     2016年10月,Henrik开始带领团队开发直播模块。6周之后,Mico上线直播功能,用户使用时长开始大幅提升,同时收入快速增长。
     2017年2月,Mico与一家成熟的海外直播平台Kitty Live完成合并,加码本地化运营。4个月后,Mico与Kitty Live用同一套技术架构、同一个技术后台完美运行,彻底打通用户和数据体系,优化产品的同时,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2017年12月,Mico加入社交游戏模块,交互性、流畅度都得到了保障,体验极佳,带来了海量的新增用户,营收增速达到又一个高点,窜上一个又一个国家的畅销榜单。
      除了全权保障幕后的技术开发,Henrik还走到了前线。他穿着他的格子衬衫,去了十几个Mico落地的国家。
      他说,坐在电脑前是看不出问题的,要到离用户最近的地方去。
      比如直播的美颜功能,原来不同国家的主播需求大不相同。亮度调到某个值,沙特的主播已经觉得很白了,印尼的主播却还觉得太黑。他会去跟不同国家的主播聊,根据聊出来的需求设置多样的参数,给每个地区做定制化的美颜方案。

      在国外出差,他通常会选择坐地铁或公交。他会观察车上玩手机的人,都在用什么软件。他也经常看到有人在刷Mico,聊天、漫游、看直播、玩游戏、看短视频……那个时候他会由衷地觉得幸福,然后推一推他的方框眼镜,默默下车,深藏功与名。
      4> 探险家集结号
      2018年5月,Mico实现规模化盈利。
      庆功会上,CTO Henrik操着一口带湖北腔的普通话说,我们走出去了,活下来了,我们要走得更远。

      外表安静的程序员Henrik,一直揣着一颗不安分的心。这颗不安分的心,指引着他做出iOS QQ 1.0,指引他走出鹅厂,走进Mico,走到无限辽阔的全世界,像一个探险家。
      好奇,无畏,不安分,Mico就是由这么一群人搞出来的。
      CEO Sean,曾在海外几十个国家为中兴开疆扩土十余年。因为亲眼看见互联网基础体系在世界各地搭建起来,预见了全球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浪潮将至,他离开打拼多年的传统通信行业,开始做互联网社交。
      中东市场负责人老黄,曾因看到一部讲述迪拜的纪录片,心向往之,就去往中东掘金。08年,他见证并参与百度入驻中东、败走中东的全过程,依然看好中东的互联网前景。17年加入Mico,把整个中东的娱乐社交市场盘活,做到风生水起。
      这个团队里,尽是这样的人。

      Mico就像是一艘探险家的集结号。
      波涛暗礁,不曾畏惧。星辰大海,心向往之。
       “那些不安分的人,后来都过得怎么样了?”这个问题,有一千个答案,又没有答案。
      号角已经吹响,来不及踌躇。这群不安分的人们,正义无反顾地航行。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本站图文均载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用于任何用途,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站删除。admin@gzzgw.com.cn   京ICP备1201780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