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成立四年的Rokid若琪 在杭州举办了一场让科技公司咋舌的发布会

2018-07-06 10:22

来源:  网络   作者: 关注网

字体:

经常关注人工智能的人都知道,杭州有一家名为Rokid,气质很独特的公司。创始人兼CEOMisa,中文名叫祝铭明。

他原先是阿里M实验室的负责人,在西溪湿地深处有一家咖啡馆,号称卖着杭州品质最好的咖啡,空闲的时候喜欢穿着皮衣开机车兜风,边上坐着亲手带大的一头芬兰犬。

祝铭明的另一面是“技术宅”,从业20多年还在自己写代码,有时还发工作群里炫耀求虐。凌晨回家,他会在一楼边听相声边做木工,兴致上来了还会做一些皮具送给朋友们。

他喜欢称自己的员工为猴子,工作的地方为丛林或者动物园,他们给媒体的邀请函里有一个需要动手制作的猿人面具。当然,这群“猴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像是喜欢滑雪和摇滚的架构师,收藏价值10多万吉他的产品经理,同时开两家桌游店的资深程序员等。

 

类似这样的动物园,Rokid在全球有三个,杭州总部,北京、硅谷有两个研发中心,据说接下来还会扩张到世界其他地方。

还有一些东西能证明这家公司不太一样。他们算是国内第一批涉足智能音箱的科技团队,首款产品Alien售价相当于一个苹果手机,5280元/台的价格放到现在可以买近60台在促销中的天猫精灵方糖,或者百度的小度。

为什么那么贵?Alien用的无边界显示技术,材料是Rokid自己研发的,全球首次使用。他们还给智能音箱配了个1300万像素的摄像头,加入手势识别……结果是,这台机器连数码发烧友都有点望而却步。

不过,祝铭明和手下一群“猴子”倒是捣鼓得很开心,“Alien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在尝试,看看能赋予智能音箱哪些东西。”到第二代产品月石的时候,他们做了大量减法,仍然给出了1399元/台的市场价格。当时,恰逢天猫精灵X1上市,一台月石能够换2.5台X1,更别说紧跟而来的小米、猎豹、百度等一群价格屠夫。

然而,直到现在,Rokid依然“我行我素”。在一群圈内人觉得这家公司失了智的时候,祝铭明倒觉得外面的战场很畸形,自己和团队很冷静。早在4年前,他和联合创始人王舜德坐下决定创立公司时,就把Rokid摆在了开拓者的位置上,“绝不能做糟糕的产品”成了一条隐性的底线。

实际上,百度在一脚踏入智能音箱的时候,最初也选择走高品质路线,只不过后来没成,转头冲向乱军之中,令坚持千元以上定价的Rokid显得更加孤独。

这样一来,反倒让祝铭明更坚定地站在了鸡蛋那头,把赌注押在了用户身上,“硬件没有黑魔法,付出多少心思用户全都看得到。”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市场法则和丛林法则有很多相通的地方,而除了价格,做工、品质、技术、内容等环节都能左右一款智能硬件的最终结果。

所以,在创业进入第4个年头,祝铭明和团队摆出了全力进攻的姿态,用四年来首场发布会展示Rokid奇幻丛林的野心和态度。

 

随身智能音箱

创立Rokid之初,祝铭明就设计好了进化线路,从HomeAI(家庭服务)到PortableAI(便携式AI)再到PersonalAI(个人人工智能)。

三个阶段的交互体验层层递进,目前已经染成红海的智能音箱基本还处在第一阶段,而第二阶段的需求已经逐步显现,比如和智能音箱成为好友的儿童,就急切想要把好朋友带出门。

Rokid的第二款产品月石也是市面上极少数自带电池的智能音箱,让用户可以带着穿梭在各个房间,甚至带到户外。

而对于更成熟的用户,个性化需求几乎是便携需求的伴生物。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音乐播放器,不但方便了音乐发烧友随时随地听歌,而且为他们提供向他人展示音乐品味的机会。作为连接人和内容、人和服务的硬件,智能音箱可以扮演同样甚至更加重要的角色。

这次RokidMe系列,就尝试将智能音箱变为可以随身携带的便携设备,喜欢穿牛仔裤的祝铭明能轻松将它塞到屁股口袋里。

 

这款巴掌大小的智能音箱只有一听可乐的重量,搭载4000毫安电池,在播放音乐的情况下续航8小时,相当于听完周杰伦出道18年以来的所有歌曲。

对一群同是音乐发烧友的工程师来说,小并不是损失音质的借口。Me的个头虽小,但还是内置了6个麦克风阵列,正面是织物网布,背面用的是航空铝机身。

“Me的扬声器和麦克风之间只有1厘米的距离,全世界只有我们敢这么做。”祝铭明说,“Me的音质即使和同等大小和价位的专业音箱比,也不逊色。”

在保证音质的同时,Me还具备声纹识别、蓝牙通话、手势互动、游戏等功能。声纹识别保证调取内容的私密性,Me一共可以收录五组声纹。即使一家人用同一台ME,获取到的内容和服务也是不一样的。

 

势互动是Me在交互方面的创新,目前有“摇一摇”及“翻转”两个动作。待机状态下“摇一摇”就能播放收藏的音乐,“翻转”能暂停,播放过程中“摇一摇”就能随机切歌。

先说一件事,rokid做芯片的事投资人一开始是不知道的,媒体里估计也极少人知道。直到祝铭明4月的时候发了朋友圈,一是宣布原三星半导体(中国)所长周军博士正式加盟,后来又发了一张照片,上面隐约看到了芯片的影子。

昨天,Rokid北京AI实验室的负责人高鹏正式对外介绍这款被命名为Kamino18的芯片。它仅有一枚硬币的大小,内部集成了ARM、NPU、DSP等多个核心元件,大大提升芯片整体集成度。

 

芯片的名字kamino18,灵感来源于《星球大战》里的卡米诺星球。祝铭明是个十足的星战粉丝,上台穿的就是印有达斯•维德形象的T恤。

区别于通用芯片,Kamino18是一块专门为人工智能服务的系统级芯片,在提高性能的同时功耗降低50%以上,成本也可以降低30%以上,并且结合Rokid的最新算法,涉及自定义唤醒词、离线语音指令、低功耗唤醒等。而相比市面上其他的语音芯片,Kamino18能完成更多复杂的交互,而不仅限于控制设备。

 

Kamino18降低了语音类智能产品的进入门槛。“今后做智能音箱可以变得很简单,只需要两个扬声器、一块电池、几根电线,加上Kamino18这块非常高集成度的芯片就可以完成。”高鹏透露,Kamino18在还没出货的情况下,已经获得了行业内的认可和一定规模商业合作。目前,喜马拉雅FM已经将它用在儿童智能音箱晓雅Mini上。

 

Rokid做芯片的初衷也并不复杂,他们之前用高通的通用芯片成本实在太高,要想实现算力和成本之间的平衡,必须自己操刀来做。

AR眼镜

真正可穿戴的人工智能AR眼镜

RokidGlass是硅谷AILab主导的项目,操盘人姜公略是名副其实的学霸。

这位国际顶尖的设计师是名副其实的学霸,以专业课连续四年第一的成绩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工业设计系毕业,保送到浙江大学计算机系读研,后来又到哈佛大学设计学院继续深造。2012年,他进入Google,之后成为谷歌总部Making&Science的设计负责人。

早在今年的CES上,这副眼镜就大放异彩,体验的人从开馆排到闭馆,《连线》杂志称它是CES上最好的十大产品之一。“大多数体验者不是因为它长得足够漂亮才喜欢,而是因为它像一副眼镜。”祝铭明说。

 

在Rokid之前,谷歌和微软就发布过AR眼镜,单从外观来讲就不太适宜长时间佩戴,与其说它们是眼镜,倒不如说是眼部头盔。

而RokidGlass真的做成了墨镜的样子。相比5个多月前在CES上展示的工程机,今年即将量产的RokidGlass体积再缩小40%,重量只有120克,适应90%以上用户的头型和瞳距,再搭配吸附式矫正镜片,让近视用户也能正常佩戴。

 

所以,在姜公略看来,这是全球首款真正可穿戴的人工智能AR眼镜。这事有多难?之前圈内一个人看到Rokid的眼镜后断言,它没法很快实现量产,气得祝铭明和姜公略在朋友圈打赌,如果不在今年内量产,就免费送转发者一台月石。

现在的情况是,这款眼镜非但实现了量产,今年的产量已经被神秘买家买走。好消息是过不了几个月,与Rokid合作的线下购物中心就能体验到。

戴上这款眼镜能干什么?目前它拥有人脸识别、物体识别、室内导航、语音识别等功能。

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你是“脸盲”患者,你刚认识了一个朋友,就可以将她的照片和信息上传,下次遇见她时,眼镜会自动显示她的名字和信息。

开源社区

目标人工智能时代的安卓系统

也许因为很少开发布会,Rokid之前对外的形象一直很模糊。这边在做智能音箱,另一边又在做AR眼镜,音箱面向C端,芯片又面向B端,看上去战略不清而且不务正业。

昨天,祝铭明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首先Rokid是一家专注于人机交互的公司,使命是“leavenobodybehind”。其次,Rokid的会有大量产品面向C端,也会和大量B端用户合作,但不能算是toB的公司。

“其实,我们更想成为toC的公司,这个C不简单是用户,而是community(社区)。”一直以来,祝铭明是开源社区的忠实拥趸,Rokid团队里也有大量Linus的拥护者。他说Rokid不想把自己做成平台公司,让合作伙伴都听自己的,反倒是Rokid能把擅长的东西做好,为合作伙伴解决基础的问题,让大家自由发挥来得更好。

听上去还有点模糊?Rokid联合创始人王舜德举了个例子,在PC时代,微软靠着Windows主宰了个人电脑,智能手机时代,形成了安卓和iOS两大阵营,那么在人工智能时代,肯定也会有若干个主流操作系统,“我们觉得,这一轮中国公司也会有机会。”

听到这里,坐在一旁,总是按耐不住剧透的祝铭明也乐了,“你们看吧,接下来会有很多操作系统方面的人才加入Rokid,多多关注我的朋友圈就什么都知道了。”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本站图文均载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用于任何用途,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站删除。admin@gzzgw.com.cn   京ICP备1201780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