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谁可以在巴黎地铁上大声喧哗?

2017-03-09 14:02

来源:  关注网   作者: 关注网

字体:

在我们的印象里,素来讲究“范儿”的巴黎人应该是时刻优雅着的,比如地铁上的乘客都会保持一贯的礼貌,轻声漫语的法语,不疾不徐的交谈,排列有序的上车等等,法国人无时无刻不在彰显着他们的优雅。但是,有没有人会打破这种“规矩”呢?答案是有: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竟然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地铁上大声喧哗!他们是谁?为什么可以大声喧哗?喧哗的内容又是什么?下面就让我来扒一扒这群“特权”人士。

第一类:乞讨者

在巴黎生活过的人应该都听过这样一个笑话。有人问“Qulle est votre impression de Paris”?(您对巴黎的印象是什么?),答曰"Mesdames, Messieusr, j'ai faim, j'ai trois enfants, une pièce de restaurant s’il vous plâit...”(女士们先生们,我很饿,我有三个孩子,请给我点钱吃饭……)(回答的人在模仿地铁上乞讨者说话——他乡注)。由此可见流浪者与乞丐的普遍,事实上,这个群体早已成为巴黎地铁的有机组成部分之一,连总统施密特都说“巴黎地铁里的乞丐也是巴黎的一道风景”。所以,在巴黎坐地铁而不与他们碰面的几率基本为零。

null

巴黎地铁内的乞讨者

这些形形色色的乞讨者们可以大概分为几类:

“演说家”类型:上地铁,站定,或者可怜兮兮地说:我很饿,没有工作,xx个孩子,请各位大哥大姐施以援手,让我能吃顿热饭,再洗个热水澡,blabla……;

或者振振有词:我落到这个田地都是政府的错,社会的错,资本家的错,但不是我的错……;

也有“流水作业”类型的:一上地铁就给每个人或座位发一张黄底黑字的纸片,发完一圈后再等两分钟,然后开始回收纸片以及可能的施舍。而纸片上写的内容与前面说的大同小异(我碰到过比较“特别”的一个是说他受苏联政府迫害,被迫逃离祖国,但是没有国家愿意接收他,所以他成了无国籍人士,既不能长久居留,也不能找工作,更不可能领取救济等等,值得注意的是,他的小纸片是用俄语、法语、英语和德语写的,冲着这么多语言我掏了不少钱)。

当然,也有“沉默是金”类型的,他们或者直接跪坐在地铁通道两旁,举着小碗或纸杯,有时候还会抱着个小孩或狗;或者拿着纸杯依次从乘客面前走过,说句“s'il vous plâit”(法语“请”,在这里就相当于中文的“可怜可怜我吧”)。

null

巴黎地铁内的乞讨者

值得一提的是,巴黎的乞丐大多是接受食物馈赠的。

第二类:卖艺者

与乞丐和流浪汉不同,卖艺者们多靠自己的才艺获得“报酬”,比如唱歌、跳舞或者演奏乐器(还记得那个翩翩起舞的吉普赛姑娘艾丝美拉达和她的山羊吗?)。这些卖艺者来自世界各地,每种肤色的都有,而他们穿的服饰、唱的歌、演奏的乐器也都带有明显的民族特色,比如一些华人卖艺者,一般演奏的是葫芦丝,唱的是茉莉花等。

null

卖艺者

在众多卖艺者中,最受欢迎的有两类,一类是手风琴演奏者,因为手风琴与巴黎古旧的地铁甚为般配,如果演奏的是《在巴黎的天空下》(Sous le ciel de Paris),那就是一副完美无缺的巴黎风情图了。另一类是年轻人团体,他们大多会即兴说唱,利用地铁车厢有限的空间表演舞蹈,而且与乘客有很多互动,所以他们往往会使整个车厢的气氛非常热烈,甚至还会吸引来其他车厢的乘客。

null

卖艺者

乘客对这些卖艺者都甚为宽容,并不认为他们会扰乱秩序,对于某些表演也都很欣赏,所以优秀的卖艺者大多能有份不错的收入。

第三类:地铁音乐家

巴黎号称音乐之都,几乎随处可见音乐人的表演,地铁自然也不例外。巴黎地铁音乐家的历史十分悠久,甚至可以说在巴黎地铁诞生之初就有音乐家的身影。

null

卖艺者

不过自1997年起,法国地铁公司RATP启用了地铁演奏空间协定来限制这项活动,使其不再对所有人开放。

为了避免给其他乘客带来不快,该协定要求那些意图进入地铁演奏的音乐家必须具有一定的声乐技能,并须经过该协定的陪审团的技能审查。如果审查通过,那么该音乐家将会得到一张相关的许可证,进入地铁演奏时须佩戴以示身份。

这些严格的规定大大限制了地铁内音乐家的数量,但反过来也促进了地铁音乐家的高质量,有不少知名音乐家就是从地铁卖艺开始逐渐成名的,比如:赫诺·塞尚、阿兰·苏尚、拉亚姆、科吉亚·琼斯、马努·迪邦戈、雅克·伊吉兰、图雷·昆达、丹尼尔·米勒、丹尼·布里昂、本·哈珀等。

null

null

卖艺者

如今,那些最出名的音乐家可以在地铁里发行他们的CD,或者他们在法兰西岛节日时演出的节目影像制品。

第四类:“地铁政治家”

从1789年法国大革命开始,法国人似乎就get到了“抗争”的技能,而抗争的手段除了传统的罢工外,另一个就是在地铁上当众演讲。

不过,这些“地铁政治家”鲜有职业政客,大部分是一些有着“理想”与“激情”的“爱国者”。他们演讲宣传的内容五花八门,有自己的政治主张,社会评论,宗教信仰,甚至仅仅只是对这个国家或总统的吐槽。

这些“地铁政治家”中,最著名的例子是上世纪60年代,共产党在法国还很有市场,很多大学生和青年人都会义务在地铁上宣扬共产党的理念和党纲,甚至还会发放毛主席语录(传说中的红宝书)。不过,自1968年的学生运动(五月风暴)失败后,这样大规模的政治运动在地铁上逐渐消失了。

null

卖艺者

如今,乘客还是能不时地在地铁上遇到一些个人政治家。比如,15年在法国闹得沸沸扬扬的新劳动法,我就在地铁上碰到了不同类型的“政治家”。他们大多反对新劳动法,支持罢工,所以演讲的开头是“Vivre la France(救救法国),新劳动法严重侵害了我们的权利,blabla……”;但是也有借题发挥的,他们的演讲开头是“Vivre la France(救救法国),Vivre les services publics(救救公共服务)blabla……(由于罢工的影响,巴黎地铁和公交都减少了至少一半的车次,这些人在指责公共交通的不便——他乡注)”。由此可见,不管你是什么人,有什么意见(对政府也好,对总统也罢),都可以在地铁上痛心疾首的公开宣扬。而且往往能获得其他乘客的互动,比如收获一个微笑,鼓励其再接再厉(毕竟坐地铁时还是很无聊的)。

“莫论国事”在巴黎行不通。

第五类:浪漫主义者

我首先跟大家分享一个故事。

09年在巴黎,地铁里。我在车上昏昏欲睡。一个文青范儿眼镜娘突然在车厢里站起来,说:“我有几段话,想读给大家听。”然后就举起一本类似诗集似的书,开始用情地读。我听不懂,但是看她的神态,好像很幸福。

这剧情真够文艺的,当时我就想,这也就是在巴黎。

然后剧情急转直下:

女文青读着读着似乎自己把自己感动了,越读越慢,还有轻捂嘴的动作。

这时,车到站了。女文青拿起书包,把书塞进去,说了句“谢谢”转身就下了车。

我以为故事就这么完了。

结果坐在我对面的男青年(脸型瘦削,下巴有小胡子,白人)突然站起来从车门飞奔了出去,喊道“请等等”,一把拉住了女文青。

拥吻。

车动。出站。车厢里的掌声。

这tmd才真的是巴黎。

后来很长时间我脑中的那对情侣都挥之不去。给我的感触是:爱情突如其来,莫名其妙,你所需要做的一切就仅仅是放下矜持。

摘自知乎李淼的回答

null

浪漫主义者

(免费微笑)可能会有人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或者觉得故事的主角本来就是情侣,但是我却知道,如果您在巴黎生活过一段时间,那就会对这个故事深信不疑,因为这是在巴黎。

写到这里,其实大家就会发现,根本没有什么“特权人士”可以在巴黎地铁上肆意喧哗,因为人人都可以。巴黎地铁就像是个浓缩了的生活舞台剧,每天无数的人来人往,大部分时间里我们只是独自静坐,偶尔看看那些陌生人掀起的波澜,但是只要您愿意,那您随时可以是舞台的主角,无论性别,年龄,肤色,亦或是阶级。 或许,这就是“自由”与“平等”最朴素的诠释了吧。

null

null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 GZZGW.COM.CN 管理员信箱:admin@gzzgw.com.cn  京ICP备12017804号-1